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不知有汉

真诚待博友,相互致裨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真诚待博友,相互致裨益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 序 言 》  

2008-03-07 13:37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《 序 言 》 - 不知有汉 - 不知有汉

 

序    言

 

还是在年少时,寒假里,万松园街的不少后生,总要尽割草、打柴之能事。要不然,每家拎着尼龙网兜买的几斤劈柴,哪够烧一个月的呢?

自家堂屋两侧的暗楼上,堆满了蒿草、缸柴和构树枝。空屋角落里的劈柴垛,一米多见方,码得都快挨着房顶的瓦了。因而厨房砖砌大灶的灶膛里,很是红火了几年。

倒是那与茅镰、斧头、扁担、绳为伴的山伢子,在旷野里,身着蓝色短棉袄,短绳束着腰,腰里别镰刀,肩后扁担头上的麻绳,随着脚步左右一甩一甩地,俨然一地道的打柴郎—樵大的形象。他至今仍似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。此时他竟象个幽灵……。我陡然耽心他会遭今人的唾弃。我即刻希望他消逝掉,越远越好,甚至无影无踪。

早年父亲曾看着体格健硕的老三就叹息道:“山要是再高一拳头就好了”。母亲也为山的生不逢时感到惋惜:“能吃的时候哇,沒(有)得吃的,现在有吃的了哇,又吃不得了”。显然,父母亲好像早已认定山的生不逢时了。但,毕竟“天生我才必有用”。如同每个人一样,山来到这个人世上,当然也会为这块土地做点什么,暂不在话下。

打柴人填词作赋,自古以来并不希奇。有的也登上了大雅之堂,甚至历经朝代流芳至今的并不少。山却大不然了,仅只偶然得了些闲空,竟茫然不知,还要先学习些诗词的音律、韵调知识,就陡然动起笔来,自是无法奢与文人雅士们去相提并论的。也顾不了这许多,就来他个我行我素吧。尤如一些唱卡拉OK的们,大嗓门地足一通(音“痛”)吼,自己的喉咙先痛快一阵再说。

但是,关紧了门,只给家里的人或挚友们看,牛吹得大了许多也无妨。且把这七长八短的东西订在一起,如文人墨客们那样,也冠以《青松文集》,虽酷有跳大神的味道,但闲暇时,尚可自我“欣赏”和淡淡地回味一番。倘若家里人、挚友茶余饭后,能将这戏称为“集子”的东西当作侃料,岂不也好?再若能因其中某事故、缘由,有宜于后人,那就草帽边破了边——顶好了。

脓水不多,只写 了这些篇,也下神地修改了好几遍。可静下心来重读时,越觉得这东西,原本就不是我等随便能缠的。何况平素大半生,从未摆弄过这玩艺,乍一动手,就硬想弄出点名堂来,正常人一般不会烧到这样高的度数。好在读过此段交待的人,断不会苛求的。

鲁迅先生曾早就耻笑过,窈窕美丽的林黛玉,从未萌生要去爱一个樵大的念头。也该是那樵大得不到林妹妹的爱,两者的社会地位、 文学素养、思想情趣等等,都相去甚远,岂是能够硬捏往一处的?

说一千,道一万,翻过来,调过去,还是“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”。

我敢预言,打从我辈之后,本家的后人,还有那个愿意再去做那倒霉的樵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不知有汉於北京大钟寺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九九九年冬月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 序 言 》 - 不知有汉 - 不知有汉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书到用时方恨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69)| 评论(18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